TWD HKD MYR RMB USD Bitcoin
銀本位的終結

當前位置: 首頁 貴金屬知識 銀本位的終結

對於國際銀行家而言,徹底廢除黃金的貨幣地位已在全盤計劃之中,但解決白銀題目擁有著更高的優先級別。由於白銀的潛伏礦躲資源非常巨大,一旦世界各國在市場價格引導下開始更大規模的勘探和開發,不僅廢除金本位的目標將難以實現,而且還將陷進黃金和白銀的兩線作戰。一旦白銀供給量大漲,“白銀券” 很可能死灰復燃,重新與“美聯儲券”一爭高下,由於美國政府把握著發行“白銀券”的大權,到時候鹿死誰手尚無定論。 “白銀券”假如佔了上風,美聯儲的生存就面臨著極大的風險。


所以國際銀行家最緊迫的任務是盡最大可能壓低銀價,一方面讓世界銀礦行業處在虧損或是微利狀態,從而延緩銀礦的勘探和開發,減少供給量;另一方面促使產業用銀量猛增,使得替換白銀材料的研究和應用變得毫無必要,從而以最快速度消耗美國財政部僅存的白銀儲備。當財政部拿不出白銀的時候,“白銀券” 自然就不戰而降,廢除白銀的貨幣地位也就順理成章了。關鍵是爭取時間。

甘迺迪自然是對此心知肚明,他一方面對國際銀行家表態適當時機可以考慮廢除白銀的貨幣地位,另一方面卻另作安排。不幸的是,他的財政部長道格拉斯.迪倫(Douglas Dillon)並非他的心腹,迪倫出身於華爾街銀行大家族,身為共和黨人被國際銀行家強塞到肯尼迪的民主黨內閣中,主要財政大權由迪倫向國際銀行家們負責。在迪倫上任後,他的首要工作就是以最快速度消耗財政部的白銀儲備。果然迪倫不負眾望,他以91美分一盎司的超低市場價向產業用戶大量傾銷白銀。 1947年景立的美國白銀用戶協會(TheSilverUsersAssociation)與迪倫遠相呼應,強烈要求“賣掉(財政部)剩餘的存銀來滿足白銀用戶的需求”

1961年3月19日的紐約時報這樣報導:

參議員抱怨美國(財政部)低價拋售(白銀)

參議員艾倫.百博(Alan Bible)今天向財政部提出重新審查以低於國際市場的價格大量拋售白銀的政策。這位內華達的民主黨議員在給財政部長道格拉斯.迪倫的信中說,美國國內的銀礦開發已經落後於消費需求,而財政部的傾銷行為是控制一個不現實的價格上限。世界性的白銀短缺只有通過在北美和南美地區大量開發新產能來解決。他說‘只有當財政部緩解對國內市場和鄰國的嚴酷的價格壓力後,這一切才談得上。 ”

1961年8月19日的紐約時報還登載了這樣一篇消息:

主要來自產銀州的13個西部民主黨參議員今天向甘迺迪總統提交了一封聯名信,信中要求財政部立即停止拋售白銀的行為。財政部的傾銷壓低了國際和國內市場的白銀價格。

1961年10月16日,紐約時報:

財政部拋售白銀儲備已經對白銀市場的價格加上了一個牢牢的蓋子。產業用戶知道他們可以從財政部得到每盎司91到92美分的白銀,所以他們拒盡支付更多的錢給新的白銀生產商。

1961年11月29日,紐約時報:

白銀生產商們昨天欣喜地聽到一則消息,甘迺迪總統已經下令財政部體停止向產業界拋售貨幣白銀。白銀的產業用戶被震動了。

1961年11月30日,紐約時報:

白銀的價格衝上了41年來紐約市場的最高價位,隨著星期二甘迺迪總統公佈全面改變美國政府的白銀政策,決定由市場來決定白銀的價格。第一步就是立即停止財政部出售不必支撐紙幣(“白銀券“)的白銀的行為。

甘迺迪總統終於出手了,固然時間已經稍顯晚了一些,由於財政部的白銀此時已剩下不足17億盎司了。但是他的果斷措施已經使市場銀價向世界各地的白銀生產廠家發出了明確的信號,白銀產量的上升和財政部的存量企穩都是可以預期的事。白銀公司的股票一飛沖天。

甘迺迪的這一行為顛覆性地破壞了國際銀行家的圖謀。

1963年4月,聯準會主席威廉.馬丁在國會聽證會上說:“美聯儲委員會確信,沒有必要在美國貨幣系統中使用白銀。儘管有人覺得把白銀從支撐我們一部分貨幣系統中抽出可能會造成貨幣貶值,我不能認同這種觀點。”

按照一般規律,當白銀市場得到明確的價格上漲的信號,到重新開始新的資源勘探,新增設備擴大生產規模,最後進步總供給量,需要5年左右的周期,所以能否終極保住白銀的貨幣地位,從而保存下美國政府直接發行貨幣的希望,關鍵時刻將是1966年。

甘迺迪與國際銀行家爭奪的製高點就是白銀的貨幣地位,整個戰爭關係著美國民選政府是否能夠最後保存住貨幣發行權。一旦白銀重新開始大量供給,甘迺迪就可以與西部白銀生產州聯手進一步推動美元貨幣的白銀含量重估的立法,加大“白銀券”的發行量,“白銀券”勢必再度崛起。

到那時,1963年6月4日肯尼迪簽署的11110號總統令就會立即成為對付“美聯儲券”的利害殺招。

可惜的是,國際銀行家也同樣看出了肯尼迪的部署。這個深受選民熱愛的總統幾乎可以肯定會在1964年底的大選中獲得連任,假如肯尼迪再作4年總統,局面將變得無法收拾。除掉甘迺迪成了唯一的選擇。

當國際銀行家中意的副總統在甘迺迪被刺當天在飛機上繼任美利堅第36屆總統時,他深知國際銀行家們對他的期許是什麼,他不能也不敢辜負這種“期許”。

1964年3月,詹森上台後不久,就下令財政部停止“白銀券”與實物白銀的兌換,從而事實上廢除了“白銀券”的發行。財政部又開始以1.29美元為支撐點,向產業界大量拋售白銀儲備,以繼續壓制白銀價格,打壓白銀生產商的生產動力,防止白銀供給量上升。

緊接著,詹森又在1965年6月下令稀釋銀幣純度,進一步降低白銀在硬幣流通中的地位,他說:“我想盡對明確地聲明,這些變化(稀釋銀幣的純度)不會影響我們硬幣的購買力。在美國境內,新的銀幣將可以與同等面值的紙幣相互兌換。”

華爾街日報1966年6月7日的一篇報導譏諷地回應道:“確實如此!但是那個著名的紙幣的購買力,在同樣的政府30多年來的通貨膨脹政策下已經被逐步地腐蝕掉了。正由於如此,難怪我們的貨幣完全和金銀分道揚鑣了。”

美聯儲自己也承認,每年有計劃地、“科學地”讓美元的購買力下降3%到4%,以便讓勞工階層能“看到”工資在上漲。

到1967年夏天,財政部基本沒有“閒置”的白銀可供拋售了。

終結白銀貨幣的大業終於在詹森手中實現了。
 
資料來源:"貨幣戰爭"
Back to Top